您的位置: / 首页 > 最新动态 > 协会新闻

我协会长倪阳:设计建筑就是设计生活

  • 96
  • 2020-04-08
  • 管理员

    他主持或与何镜堂院士共同主持了2010年上海世博会中国馆、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扩建工程、侵华日军第731部队罪证陈列馆、广州珠江新城西塔等一批有影响力的建筑。他对当代中国建筑设计中的“崇洋、媚俗、贪怪”等非理性现象进行反思,提出关联设计理论。他就是中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、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、总建筑师倪阳。



    倪阳(中)团队在研究设计方案


    “我至今没有发现比建筑学更适合自己的学科了。建筑学很有意思,它是人文与科技的结合,除了感性还要有理性,需要很广的知识面。”倪阳从小爱画画,在高考前,父亲把他的画拿给了他清华大学建筑系毕业的六叔看,六叔觉得他思想活跃,笔头功夫不错,建议他去学建筑。倪阳当时虽对建筑学没什么概念,还是报读了建筑系。


    巧合结缘建筑: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


    “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”初学建筑的倪阳发现对建筑学有着浓厚的兴趣,他本科学习期间成绩很好,成为首个获得全国大学生建筑设计竞赛一等奖的华工学生。倪阳主科建筑学成绩优异,以系第一的成绩毕业。毕业后是回北京就业,还是留在华工继续深造,一度让他徘徊。恰逢佘畯南、莫伯治两位岭南建筑大师在华工设计院联合招生,这让倪阳坚定了继续深造的决心。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两位大师的研究生,进入华工设计院学习。当时进入华工院工作不久的何镜堂做了倪阳的副导师。倪阳表示,这三位导师各有特点,对他建筑设计观的形成影响很大。例如:一般人都是先做建筑再配景观,莫伯治院士则另辟蹊径,经常从景观出发做建筑,这让当时没有景观基础的倪阳深受触动;而从国外回来的佘畯南院士,强调以功能主义出发做设计;何镜堂院士的整体观、可持续发展观对他也产生了积极的影响。倪阳继承和发展了三位岭南建筑大师的设计思想,并在何镜堂院士“两观三性”理论的基础上提出了“关联设计”的思想。


    “关联”思想雏成:华工逸夫人文馆获得多项大奖


    倪阳常这样形容关联设计:正如粤菜有其特色的鲜甜,但精髓并非直接加糖,而是在于粤厨对“盐”的拿捏,通过味觉整体的关联性,用“盐”来吊出“甜”。建筑坐落在环境中,与时间、场地、人的活动也存在许多静谧的关联,而建筑师所要做的恰如粤厨对“盐”之琢磨,是通过对设计的拿捏,将这些静谧无声的关联调度起来。

    倪阳认为建筑设计不应是形式的产物,而应是与时间、地点和使用者建立一种特定的关联,通过设计营造出与时代条件、场地环境、人居人文等相适应的建筑和景观,并诠释营造过程中的内涵。

    关联设计思想很早就潜移默化的体现在了倪阳的设计作品中。2003年,通过竞标获得优胜的华工逸夫人文馆项目顺利建成,成为学校的标志性建筑,被誉为探索新岭南文化的代表作,荣获了国家优秀设计金奖等诸多奖项。倪阳也因其对该作品的突出贡献而声名鹊起。

    人文馆在华工有着特殊的“地位”说:从地理上说,在两湖之间,绿树成荫,气韵生动,是校园景观规划中的中心位置;从文化传统上说,是学校教学文脉的中轴线,也是历史传统形成的教师与学生进行交流的场所。为此,在设计中,倪阳他格外强调“穿行”的感觉。“建筑设计应该将人在其中的活动纳入考虑,我在华工多年,很了解此地人们的活动和氛围。建筑应该以人为本,人的感受很重要。”

    同时,在逸夫人文馆的设计中,倪阳将气候的应对也考虑在内,用现代的手法演绎岭南建筑,如:对遮阳板设置了一个角度,使夏天太阳无法穿透,而冬天太阳透过百叶的缝隙透射进来,让室内更温暖。人文馆的设计大量运用了“水”这一元素,让建筑与环境相得益彰。此外,他还将通风、拔风、隔热等措施注入到人文馆的设计中,取得了很好的效果。当时岭南绿色建筑的设计理念还没成型,这些探索与实践对后来的岭南绿色建筑设计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


    “关联思想”设计实践:完成多项国家重点工程项目


    当问及得意作品时,倪阳表示不同时期有不同的想法,作品也有不同的演绎。倪阳在设计中很注重建筑的空间节奏,将人的活动和空间布局结合起来,形成情绪上的收放。在2005年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扩建工程设计国际竞赛中,他与何镜堂的方案一举中标。该方案在尊重原有一期建筑的同时,突出遗址主题,营造纪念性氛围,强调了建筑的节奏感和序列感。“当时在看现场时,发现这块地是一块狭长的地块,在一个城乡结合部,很杂乱,一期建筑正好位于中间。”在倪阳看来,如何将周围嘈杂纷乱的环境从这个肃穆祭奠的地方中滤除,怎么处理与一期纪念馆的关系是设计的关键。他提出:通过围墙形成内向型的空间,使外部空间和内部空间产生迥然不同的空间氛围,外部热闹,内部安静肃穆;将当时场地中原有的一期工程保留并作为高潮所在,设计上通过在前部增加一个广场和纪念馆作为序曲,在尾部设计了一个和平公园作为尾声,使之形成一个序列,这也是投标制胜的关键之一。“项目后来被称为和平之舟,并不是刻意设计,是三角形地形逻辑生成的形态,斜坡屋顶的设计强化了这种形态。”倪阳表示,自己的设计风格很有体块感,喜欢用直线和折线,同时也很注重对人的研究,关注人的感受。

    倪阳认为,在现代建筑创作中,想要找到理性与人文自然的自洽,需要回归到建筑的原点,从“此时此地此人”中寻找答案,发现它们与建筑之间静谧的关联,并用直接的建筑语言来回应,只有尊重这些关联、尊重建筑创作中的底层逻辑,我们才有机会发现那些动人的支撑点。建筑师应通过设计营造出与当下设计思想、建造技术和材料相符合,与当地文化和地理位置相适应,为人的活动模式而设计的建筑和景观,并诠释营造过程中的设计内涵。

    2011年,倪阳去哈佛做访问学者,一年内听了一百五十多场相关的讲座,更加坚定并完善了“关联设计”的道路,他回国后,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三期•胜利广场、侵华日军第731部队罪证陈列馆等项目中不断践行了这种思想。


    不忘初心:把华工设计院做大做强


    倪阳硕士研究生毕业后,在何镜堂院长的力邀下一直留在了华工设计院工作。“我和华工设计院是互相促进的过程。在走向精品设计的道路上,华工设计院给予了我取得成绩的机会,我通过自己的付出也在尽力推动华工设计院往更好的方向发展。”

    何院长对我影响很大,他有一个很有名的‘三个一’理论,即做‘一’个工程,写‘一’篇论文,获‘一’个奖项,日积月累可以实现很多好的作品。也正是在这样的思想指引下,华工设计院出了不少精品,从名不见经传到全国闻名。”倪阳表示,在何镜堂院士的带领下,设计院已经在“做强”上取得了瞩目的成绩,但是由于产业链不齐全,很多方面受制于人,目前还有不足的地方,作为设计院现任院长,下一步他将着力把设计院做大,“做强是对的,但发展到一定程度需要稳定地维持这种‘强’,就需要支撑,所以我们还需要做大,越多元就越稳定。走多管齐下的路子,拓展更多领域,把各个渠道打通。”

    倪阳表示,喜欢一件事情再累也不会觉得,不感兴趣的怎么做都会累,“我一般晚上十一点后不敢想设计的事,一想到设计就很容易兴奋,到凌晨一两点脑子里都是设计的事情。”目前在做很多事情,总觉得时间不够用,他希望过段时间,把行政管理的事情捋顺后,能把更多的时间放在设计上。“我想多做点设计,为社会做点事,就这么简单。”

    1963年出生的倪阳看起来很年轻,常被称为“潮男”设计师。他常说,一个建筑师不会生活就不会设计,设计终究是为人的生活服务。建筑师在设计生活空间,更是在设计生活。首先,自己要会生活,融入社会,把视野朝着未来看,去寻找有趣的点;然后通过新的演绎方式去创造新的设计,不是在重复,要让每一个建筑都更有价值。

    来源:广州华南理工大学资产经营有限公司